搜索
西南

大雪掩盖了一切——记单人重装穿越冬雪贡嘎

查看:19618 | 回复:131
发表于 2020-2-3 17:57 显示全部帖子
本帖最后由 花儿有翅膀 于 2020-2-5 18:37 编辑



关于疫情,从家里出发时,外界流传着“不会人传人”的讯息,大家都是该干嘛干嘛的状态,出山之后才知世界已变。
D0:成都——康定
D1:康定榆林——电站——格西草原——两岔河
D2:两岔河——下日乌且——上日乌且——日乌且垭口
D3:日乌且垭口——莫溪沟尾营地
D4:莫溪沟尾——冬季牧场——4400垭口——4500垭口——帮木吉德——冷嘎措
D5:冷嘎措——帮木吉德——玉龙西村——上木居


除夕下午五点,下车的时候,康定城正在簌簌地下着细碎的雪花,大地由灰逐渐变白,直到茫茫一片延伸至远方。

雅拉户外店取气罐时,店老板再三叮嘱我明天包车知否棋牌_[官网入口]去电站一定要叫司机尽量把车开到路的尽头,能省点体力就省点。我表示很赞同地坚定地点了点头。老榆林拉姆客栈的师傅来接我时,户外店老板又把上面的话跟司机说了一遍。

晚上在客栈吃年夜饭,美丽的拉姆姐姐说,雪太大,不要进山了,在这跟我们过年吧。我说我计划了很久了,无论如何都要进去看看。姐姐不放心我一个人去,她的家人也一起来劝我不要去,说:“雪这么大,日乌且垭口肯定是上不去的,太危险了。曾经有个外国人出了意外摔进雪堆里,没有人知道,直到第二年春天雪化了,才有人在草地上发现了他……”

知否棋牌_[官网入口]我说:“ 我先走到两岔河,如果遇到队伍走日乌且,那我就跟着走,如果遇不到,我就改走盘盘山。”她想了想觉得可行,就打电话给上木居那边的表妹询问了盘盘山的情况,对方说盘盘山垭口雪不多,可以过。拉姆姐姐很高兴地叫我把她表妹的号码记下来、一到那边就跟表妹联系……到最后,她终于松了一口气,仿佛解决了个大问题。知否棋牌_[官网入口]她还送给我一颗虫草,叫我吃下去补充体力。

知否棋牌_[官网入口]夜深了,雪一直下,看着院里的雪越来越厚,拉姆姐姐说:“上山的路太滑了,明天早上车子去不了电站了,你得自己走进去,大概三个小时就到电站了……”  我心一凉,但想想也不过10公里,走就走吧。

D1:老榆林——电站——格西草原——两岔河


大年初一,雪还在下,但已经小了很多了。
吃早饭的时候,拉姆姐姐再一次确认了我的行程计划,就差叫我立字据了。
8:30与姐姐合影告别,踏雪上路,平滑的大道上只有我的一串脚印。

走着走着,最初的新奇感过去之后,想到别人都可以包车到电站,
而我要多花几个小时来走,有点忿忿不平,脚步就慢了,12点才走到电站。

休息一会继续走,12:50到格西草原,南方人被眼前如此广阔的雪景震撼到了,
又开始兴奋起来,丢了包就玩起了自拍……






再往前走,路的界限越来越模糊,白茫茫的大地,不知道众人踩过的那一条路在哪,
只能看着轨迹茫然地走,不小心就踩到冰上鞋底打刺溜滑,
或者踩着石头走得很费劲。
偶尔看到路边被雪覆盖的玛尼堆或者一颗绑了红绳的树,
就如同见到了指路仙人,激动得想磕头跪拜……




下午六点,天色暗了,也终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散布着许多牧民房子的两岔河营地,
这一路没遇到过别人,但也期望在这个营地遇到一个能说话的人,我大喊一声有人吗?
但风把我的声音吹得我自己都不太听得见,于是吹口哨,吹了几声,没人回应,
于是心灰意冷地一间间房子巡查一遍,看哪间屋子没上锁好让我栖息一晚。


这时,远处河对岸的牦牛成群结队地走过来,在房子前的空地上站着,集体看着我,
看我从这间屋子走到那屋子,却并没有要招呼它们的意思,
半小时后它们又集体走回河对岸去了,原来牦牛是听哨声的呢。


知否棋牌_[官网入口]我几乎把十几间屋子都看了个遍,才找到了一个没上锁的小柴房,正好容得下我的单人帐。
躺在帐篷里,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,内心纠结不已,
明天是走盘盘山呢,还是继续翻日乌且。
前者固然好走,也没有什么风险,
但是不翻日乌且的话,好像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贡嘎线,我一定会抱憾,
再说了,比日乌且垭口更高的四姑娘山哈巴雪山我都上去了,这4920难道会更难吗?
带着复杂的情绪,我把闹钟调到了凌晨三点。

D2:两岔河——下日乌且——上日乌且——日乌且垭口

大年初二,凌晨三点起来,计划是四点半出发,把前一天“失去的三小时”争取回来,
但是天气太冷,冻缩缩地收拾完毕已经是五点,打着头灯沿着河谷右边行进。


为了赶时间就很少看轨迹,有一次走直线差点踏空掉下河,
吓出一身冷汗,赶紧后退几步,稳定下心率,再调整距离继续走。

又走着走着,突然发现无路可走,左边是悬崖,右边是峭壁,
一看轨迹,路是在头上20米的位置,于是慢慢抓着峭壁的石头和草根一点点横切上去……







7:40走到下日乌且营地,10:10到上日乌且营地,
休息了一下,开始爬坡,很陡的坡,一个接一个。
速度由之前的一小时两公里变成了两小时一公里。
爬过第一个坡的时候,隐隐约约好像看到前面更高的山坡上有人,晃了一下马上又不见了,
我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,赶紧加快步伐上去,又爬上一个坡,
终于看清楚了,是有三个人,速度很慢,走几步就歇一下的那种。



我追了上去,一问,原来是比我早一天出发的三人小分队,怪不得一路上都没遇到。
他们不仅包车到了电站,而且昨晚就到上日乌且扎营了。
尽管如此,我还是追上了他们,用两天就走了他们三天的路。


下午4:40,我们四个人来到日乌且垭口下,风很大,把我的背包罩刮跑了!
雪深及大腿,每往上走一步,马上又被滑下来回到原地。
走到垭口脚下,抬头向上看,挡在前面的山好像《权游》里面挡住夜鬼的冰长城,直入云霄,坚不可摧。
我们陆续爬上去,我5:25登上垭口,风太大不敢久留,拍了几张照片迅速下山。








六点多下到一个海拔4700的小平台,三友小分队提议在此扎营。
我考虑到今天已经走了超过13个小时,体力已经耗尽,
再往下走不一定能遇到营地,便与他们一起在这个小平台扎营。


D3: 日乌且垭口——莫溪沟尾营地


大年初三,在海拔4700扎营,前一晚头有点痛,早上8点起来头痛的感觉消失了。
10点多,三人小分队还在收拾,我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,
今天只需要走到莫溪沟尾营地,那里是去冷嘎措的分叉路口。


回望日乌且垭口


长长的莫溪沟


一个牧场营地


这一天走得比较轻松,只需要沿着莫溪沟峡谷右侧不停地上坡下坡、上坡下坡。
不时路过一些垃圾满地的营地,和矮小的牧民房。
下午5.40就到了莫溪沟尾三岔路口,
附近河谷边有几间牧民房,找了一间没上锁的,住下。


D4:莫溪沟尾——冬季牧场——4400垭口——4500垭口——帮木吉德——冷嘎措

大年初四,早上八点启程,刚出门就遇到了过河的难题,水流很大很急,
按前辈的轨迹位置根本没法过河,往上游走了一百多米也找不到过河点,
又往下游走了一百米,终于发现河对岸有一座被拆毁的独木桥。





此时已九点,当即决定改线路从玉龙西垭口翻过去,
于是沿着河谷往冬季牧场方向走。
走了差不多一小时,
远远看到冬季牧场营地旁边的河面上有独木桥!天助我也!



于是过桥,为了不用走回头路,决定开路上山走到原计划的轨迹上去!
这一段竖切上山的路都是密林,没有轨迹,我只能跟自己打赌。
还好树比较高,到处是牦牛的脚印,路并不难走。


在密林里穿梭了两个多小时,硬是直穿到山顶,与原先的轨迹汇合了。
接下来就跟着轨迹走了,走着走着就要翻4400垭口,
每当以为过了垭口就只有下降不再爬升了,
没多久又来一个4500的垭口……




下午四点,终于看到了山下的碎石头路,和远处的小村庄,狂奔下山。



下午五点到的帮木吉德小村庄,看到“登巴客栈”倍感亲切,想着租匹马上冷嘎措吧,谁知这一去就傻眼了!
由于疫情的原因,冷嘎措景区关闭,有明文规定村民不允许接待任何游客(租马、租车、住宿等),还有村民轮流值岗巡查……

此时天快黑了,几个男村民叫我马上离开,我说付多少钱都可以,请让我包车到外面公路。
他们说不是钱的问题,规定是这样,与外地人接触是会被隔离的。
我说那我在路边露营,他们说也不行,怕我带来病毒传染整个村,反正就是得马上离开。
最后,我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大路走,趁他们回家了,我迅速杀了个回马枪,往后面山上的冷嘎措走。
打着头灯,从晚上六点走到九点半,终于走到冷嘎措营地。
在半山腰有看到山下有人打着手电追上来,但不知何故只追到了一半就不见了。

D5:冷嘎措——帮木吉德——玉龙西村——上木居——新都桥


大年初五,一个人在冷嘎措看了日出,收拾好东西,八点半下山,
由于视野清晰,抄近路才两个小时就回到帮木吉德。








我戴着口罩悄无声息地穿过村子,往上木居方向走。
碎石路大概15公里。
悲催的一天开始了。
先是碎石头路太难走,我的脚开始磨出水泡,但不得不咬牙坚持。
然后,走在路上的村民只要看到我,就马上躲进附近的房子里,
仿佛多看我一眼就会被病毒传染了似的;
哪怕是路上开过来的摩托车,也要特意绕到田埂上去;
我看到别人院子里有车,但还没开口,人家咣地一下把家里的门关上了;
路过小卖部想买东西,里面的掌柜对我喊话:我们不接待外地人!你马上离开!
我打电话给拉姆姐姐,她说现在是特殊时期,管理很严,
她和她表妹都不能接待任何游客,否则会被罚款、隔离。
对于我的遭遇,她们表示无能为力。


下午两点多,烈日当空,浓尘滚滚,我踩着碎石路走了十几公里,
路上招手拦了十几辆车,没有一辆愿意停下来,简直欲哭无泪,心想要不干脆报警吧,警车会把我送出去的吧,但是会不会算我妨碍公务?要不打120急救电话?算了这个时候就不要给医务人员添乱了……


皇天不负苦心人,下午四点走到上木居时,在我不抱希望地拦下了一辆车后,这个本地人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,他说我这样走下去要走两三天才能到镇上,建议我打电话给乡政府寻求帮助……最后这个好心人直接把我送到贡嘎山乡政府,又去说明了情况,医务人员过来给我测温,还好体温正常。

这时乡政府很多工作人员过来围观,问了我很多问题,
这时候我才知道,就在前一天晚上,我在路上遇到的三人小分队,那三个男的,他们其中一人出现了高反和发热症状,
他们打了救援电话,乡政府、乡卫生院几名医务人员、乡派出所民警一起成立了救援小组,
连夜带着马匹、隔离服去营救,并把他们安全送到条件较好的沙德镇卫生院隔离了。
昨晚我上冷嘎措在半山腰看到的人影,就是乡政府和卫生院的人,
他们想要把我拦截下来测量体温,最后怕我在慌乱下容易出事就放弃了。

由于我体温正常,并且没有与他们近距离接触,没有达到隔离条件,谢天谢地,不然就要在康定隔离14天了。
我在贡嘎山镇上的公路边拦到了去新都桥的过路车。由此开始,顺利到家。

关于救援的播报信息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Ldpg2yrjeMX5osZXzbMbkA  (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)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做饭的问题,考虑到高原煮饭不熟,
我又不可能背高压锅,于是很机智地买了
湖北阴米(熟糯米),
天天晚上都有热饭吃。
菜是买的脱水蔬菜和真空包装的熟牛肉。
早餐是坚果麦片,
中餐是俄罗斯大列巴。


充电宝——寒冷的地方手机耗电特别快,
我不得不背了两个两万毫安的充电宝。


羽绒睡袋只有1000克鹅绒,
不过我还带了羽绒服、羽绒裤、羽绒袜。


垫子是防潮铝箔垫+蛋巢垫


自己录的轨迹,如有需要可以私聊我


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
13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18:17 显示全部帖子
花儿有翅膀 发表于 2020-02-03 17:57 [img]http://image1.xxzzp.com/wen/public/20200203/15807238465 ...

膜拜女侠,肯定是此生难忘的一次行程
发自8264小程序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18:30 显示全部帖子
花儿有翅膀 发表于 2020-02-03 17:57 [img]http://image1.xxzzp.com/wen/public/20200203/15807238465 ...

这几天看了好多贡嘎的游记,大部分走贡嘎环线的人就没有走到冷嘎措,然后走冷嘎措线路的人就没有走到子梅垭口。佩服你这次探路,从传统的贡嘎环线走到冷嘎措上去,冷嘎措不愧为贡嘎主峰最佳观景点!
发自8264小程序
1人点评 收起
  • 花儿有翅膀 我从冷嘎措走去上木居时经常了去子梅垭口的路口,但是当时没心情去。如果还有时间,可以走到子梅垭口再去子梅村,再从草科出。 2020-2-12 15:30
发表于 2020-2-3 18:35 显示全部帖子
膜拜,太优秀了!真羡慕你的勇气和毅力!
发自8264小程序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18:36 显示全部帖子
厉害啊!
发自8264小程序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18:50 显示全部帖子
前来膜拜静默大神
发自8264小程序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18:51 显示全部帖子
支持楼主,坚强的!!!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22:42 显示全部帖子
一个人这张侧坐怎么拍的

发自8264手机版 m.xxzzp.com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23:23 显示全部帖子
花儿有翅膀 发表于 2020-02-03 17:57 [img]http://image1.xxzzp.com/wen/public/20200203/15807238465 ...

女侠厉害/:strong
发自8264小程序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2-3 23:24 显示全部帖子
胆子够大的,冬天过独木桥很危险哦,木上结冰很容易掉到河里。2018年10月,我就在两岔河一带走结冰的独木桥,掉到冰河里。衣服、鞋子都湿透,太重了,只能扔在河边。
3人点评 收起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